? 上一篇下一篇 ?

他一身卡其布的我本沉默私服裝備屬性,傘兵裝

        一個身穿沉默傳奇冰雪之城太空部隊軍校生制服的家伙剛從里面出來。他一身卡其布的傘兵裝,高筒靴,品藍色的領帶。即使在一片昏暗的天光中,這家伙的樣子還是很帥。萬德!竟然是麥茨格。他的臉紅了,我聽說你也參軍了,呃,自從你……麥茨格算是我最好的朋友,但由于在指導教室里的那次兇暴的襲擊,我被停學了,這以后我們再也沒講過話。還好。我聳聳肩。他能說什么?他仍舊擁有父母,仍舊過著正常的生活,但這不是他的錯。如果我們兩人的境遇換過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去主動找他。媽媽肯定會說,處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之間形成的友誼是不牢靠的。

        她會讓我把這事拋到九宵云外去。我說道:他們真該好好調查一下你才對!我本以為只有少年犯在法庭的判令下才能沒有畢業就參軍呢。如果考試成績達標,在父母同意的情況下,你只要完成中學的學業就可以加入大學預備軍官訓練團了。畢業之后……他將雙手合在一起,向天空猛地一揮。軍方已經開始從地球上發射導彈,還打掉了一些外星飛彈。但在地球和月球之間,由截擊機巡邏幾個月之后,現在執行攔截巡航任務的飛行器已經升級為航天飛機了。全息影象游戲中的故事眼看就要變成顯示。麥茨格事事如意,樣樣成功。在玩全息游戲的時候他就是人們見到過的最棒的玩家。他們說,玩游戲時有敏捷的反應,表明一個人有可能成為截擊機飛行員。你怎么樣,萬德?想進旋翼飛行學校?有時候麥茨格就像個成年人,顯得老練而又得體。我們兩人都明白,我根本不會做火箭學的數學題,所以他才提起旋翼學校。要知道,武裝直升機對年輕人的誘惑力僅次于戰斗機。我伸出手指彈了彈他肩上的蘭色穗帶,娘娘腔才上飛行學校。是嗎?那你在什么兵種?兩個姑娘從我們身邊走過。金發碧眼的那個上下打量了麥茨格一番,而后用手遮住嘴同她的朋友耳語起來。麥茨格咧開嘴笑了。女孩子們看麥茨格的時候總是這個樣子,更何況現在他已經是天行者盧克一樣的人物了。我翻了翻眼皮,向天空中灰蒙蒙的太陽瞟了一眼,步兵。步兵。他眨眨眼睛,那也不錯。